人工智能帶來的,是大規模失業,還是“少干活多拿錢”?

不懂技術怎么做產品?15天在線學習,補齊產品經理必備技術知識,再也不被開發忽悠。了解一下>

未來人類的工作形式就是“玩”?

1/5?人與機器之間的競爭

未來的人們可能有兩種工作方式:

  • 第一種:服務于人工智能的各種工作,成為AI與客戶的接口;
  • 第二種:每天做你最想做的事,最好是創造一些從來沒有人見過也不知道有什么用的東西,你的收入除了AI時代統一的“國民收入”外,大部分來自你“玩”的結果,具體是多少,完全由人工智能跟你結算。

以上是猜的,但也有點根據。

人工智能對人類工作的影響,產業界的共識是:跟之前數次機器大規模取代人工一樣,AI在消滅某些職位的同時,也在創造新的職位,但新職位與舊職位之間的關系、數量、時間、過程,可能會有顛覆性的變化。

去年,《美國經濟評論》 雜志發表了一篇名為《人與機器之間的競爭:技術對增長、生產要素分配和就業的影響》(The Race between Man and Machine: Implications of Technology for Growth, Factor Shares, and Employment)的論文,由麻省理工經濟學院的Daron Acemoglu教授和波士頓大學經濟學院的Pascual Restrepo教授撰寫,前者被認為早已預定了諾貝爾經濟學獎一枚。

因為長期關注“AI對職場就業的影響”這個話題,雖然我的英文水平不高,還是在百度翻譯的幫忙下,連蒙帶猜中看完了整篇論文。Acemoglu在這篇論文用了一個模型,很好地描繪了新職位與舊職位此消彼長的整個過程,非常有價值。

傳統的增長理論中,增長取決于“資本”和“勞動力”這兩個內生因素,以及“技術”這個外生因素。

Acemoglu這篇論文的框架是研究“技術”在“資本”的作用下,對“勞動力”因素的影響。所以,思考方式是純經濟學的,但研究的對象非常有現實意義和前瞻性。

在他的模型中,“大規模失業”和“少干活多拿錢”可能是兩種并存的場景。

2/5?少干活多拿錢?

Acemoglu把AI對勞動力市場的影響分成兩個部分:一部分是AI取代人的工作,另一部分是AI創造新的職位。

技術提高勞動生產效率,從而減少了企業對勞動力的需求,這是AI的第一個影響——自動化的替代作用,這也是大量影視作品渲染的“人類被AI統治”的恐怖場景,或者“資本家利用AI賺了大部分錢,廣大勞動人民失業,極度貧富分化”的悲慘場景。

其實,AI對人的替代作用不過是從工業革命開始就有的“自動化對勞動者替代”的延續,那么以史為鑒,Acemoglu認為,但如果你把資本的因素加進來考慮,就不一樣了。

首先,新的AI技術必然有新增資本進入,就帶來了全新的工作職位,這是AI的第二個影響——技術變革補充勞動力。

上圖顯示了1980年到2007年間,美國的總就業人數增長了17.5%,其中的一半是由新職業帶來的。

企業投入資本用AI取代人工,為的是提高資本回報,企業效益提高后,剩下來沒有AI取代的職位,收入反而是上升的。

肯定有人會說,不對,不能看平均,AI取代人工創造的財富,大部分流入資本家的口袋里,而那些失去工作的人,可能永遠無法適應新產生的職位,收入必然是下降的,這造成了整個社會加速貧富分化。

Acemoglu認為,這只是第一階段的暫時失衡,資本的力量會讓其再次恢復均衡。過程可能是這樣的——

資本用AI取代人工的前提是勞動力太貴,可一旦某個行業失業人數太多,就會壓制該行業的工資,讓這個行業的人變得相對便宜,資本就會失去AI改造的動力。

于是就進入“AI技術發展平臺期”,此時,在周邊行業將出現一個完全相反的過程。

資本進入AI創造出的新興職位(比如軟件行業)后,因為不能立刻得到足夠的勞動力,就會出現高薪職位。這些職位會吸引其他行業的優秀人才加入,其他行業又會空出職位,一級級地吸收相應的勞動力。

所以被AI取代的勞動力并不需要重新學習勞動技能,他們在遭遇一段時間的失業后,很快就能重新找到跟他們原來相同或相近的工作——就像《美國工廠》里福耀玻璃帶來的工作機會。

這就是“AI技術發展平臺期”,就像排隊一樣,每個人都進了一步,重新找到自己更理想的位置,最終會形成一個新的均衡。

然后,隨著該行業人力成本上升到一定程度,一旦行業的技術發生突變,均衡被打破,出現了更高性價比的AI技術,AI取代人工的老故事又將重新開始。

總之,AI對人類社會就業的改造將會是一個長期而漸進又不可逆的過程,資本、勞動力、技術三股力量將會相互制約,技術躍升期和技術平臺期將交替出現:

當資本的長期租金率比勞動便宜,就是“技術躍升期”,自動化技術將迅速發展,勞動力將變得多余,這個過程一直延續到勞動力比資本的長期租金率便宜,就進入“技術平臺期”,經歷前面說的一系列復雜的變化。

總體上看,Acemoglu的模型是非常樂觀的,AI導致的失業率的上升,只是恢復均衡過程中的陣痛。雖然AI取代的職位將多于AI創造的新職位(因為勞動效率上升了),但由于資本回報率的提升,企業盈利將通過稅收,惠及更多的人。因此從整個社會來說,全社會總的勞動時間變少,但平均收入卻上升了。

感覺整個世界都向“少干活多拿錢”的方向發展,但未來具體會是怎樣一幅場景呢?

Acemoglu的模型不可能告訴我們。不過,這篇論文讓我想到了我前兩年親身經歷的“AI導致失業”的例子——阿里對廣告設計的改造。

3/5?AI干掉設計師

企業要進行一輪市場推廣,一定會把大量的廣告推給消費者。這些廣告的形成過程非常復雜,至少要經過“策略——創意——制作——投放”四個階段,分別由不同類別的廣告人員承擔。

這個流程最大的問題是決策復雜、時間過長,我最早加入廣告行業,服務于一家汽車廠商,它們的新車型早在推出一年前就要開始做廣告策劃案。

但從2014年開始,我見證了AI對這個行業的改造——阿里巴巴推出的首先針對淘寶賣家的“魯班AI”,你只需要定義幾個核心的關鍵元素,系統會自動生成一系列的廣告Banner,這就干掉了“設計師、文案”的工作。

甚至還干掉“創意總監”這個職位,因為系統同時提供流量測試的環境,你可選擇點擊率高的、或收藏好的、或轉化率好的方案,來實現不同的廣告傳播意圖。

所以,這個系統理論上說,可以幫助小商家節省人力,幫助中等賣家提高廣告轉化效果;幫助大型品牌商優化廣告流程、提高推廣決策效率。

非常明顯,“魯班AI”如果未來真的技術成熟,成本可控,完全有可能推廣到淘系以外商家的營銷場景中,必將導致廣告產業鏈上很多職位的消失,大量廣告人失業。

但另一方面,這個系統讓“策略”和“評估”這兩個廣告環節變得更加重要,需要增加新職位。

首先,系統要產生廣告,需要你去定義一系列精準的關鍵詞。這部分工作之前就存在,只是實際分布于策劃、設計、文案各個執行環節,但在AI設計時代,它被前置了,而且需要一個專門的職位去負責精確的定義——

一個新的職位就誕生了,它有可能還叫“策劃”,但工作重點完全不同,需要深度理解并配合這套“AI系統”的工作方式。

當然,我相信隨著“機器學習”的發展,未來的AI設計并不需要“定義關鍵詞”,它應該從過去你的廣告中“主動學習”你的需求,也就是說,這個“新職位”也可以被取代。

但問題在于,“策略性思考”在廣告行業中是永遠不會消失,也無法被AI學習,只能再次被前置到產品策略、消費者策略、渠道策略甚至企業戰略等等更早期的環節、更高層的思考范疇。

再看AI設計后端的“測試、評估”環節,也同樣如此。

之前的“廣告測試”因為很麻煩、準確度有限,只有大型推廣才用。但AI設計的出現,將會使“廣告測試”成為標配。這樣,就需要配合AI設計測試方案,解讀測試結果,實際上又是一個新職位。

還有“廣告效果評估”,之前只是媒介人員附帶的一項工作,主要作用是豐富結案報告并向廣告主邀功請賞,但在AI創意時代,它將直接關系到“機器學習”的能力,實際上又成為一個新創造的職位。

回頭看,AI每“攻陷”一個工作環節,都會在這環節的上下游產生一些新的職位,以便讓“自己”的工作更有效率。

當然,新職位更少不了“人工智能、機器學習”等等直接服務于AI的職位。

很多人要問了,看來看去,好像多出來的都是策劃、分析一類的職位,好像只有創意人員被干掉了啊?

事實上,創意人員被沒有被干掉,而是去做更能發揮他們能力的事了。

這就是“玩”!

4/5?未來人類的工作形式就是“玩”?

在我們可以想象的未來(即“弱人工智能”時代),AI是不能創造任何新的創意的,它們只是把現有的創意分解成各種數據和數據之間的關系,然后重新組合。它們并不理解這些結果,它們理解的只是數據的相關性,而非邏輯上的因果關系——后者是人類獨特的能力。

AI不但不能創造任何新創意,它還需要被“喂”海量的新創意,才能更有效率的工作。現在“喂”給AI的,都是幾千年積累下來的作品,但未來競爭的加劇,一定會需要更多新的創意。

而產生這些新創意,才是創意人員的新工作。

在過去以及現在的廣告流程中,創意人員必須進行商業思考,必須知道廣告主而不是消費者如何看自己的創意,甚至只要憑這種能力而不是真正的創意能力,就能拿到高薪和升職的機會。

這種工作模式是對很多有才華的創意人員的極大浪費,所以,AI是創意人員的解放者,而非終結者——

一旦AI成為創意人員和廣告主之間的橋梁,創意人員將從本不屬于他們的商業思考中解脫出來,回歸更純粹的藝術創新活動,至于這些想法如何被商業化,這才是AI要考慮的事情。

我不知道未來的創意人員的工作形態是怎樣的——這是科幻作家擅長的領域,可能跟現在的畫家、作家類似,完全自由的創作,也可能是一種全新的工作形態。

他們怎么獲得收入呢?我也不知道,大概率不會象現在這樣按月拿工資,也不一定像現在的畫家一樣賣畫,像作家一樣收版稅,可能是一種我們想像不到的收費模式,但一定會有新的方法出現。

在高度分工的工業時代,沒有工作的閑人是可恥的,但未來的創意人員工作跟休閑的界限可能非常之模糊,同時又能以某種形式獲得收入。

5/5?勞動將成為一種真正的權利

最近的美國大選,民主黨跳出了一個叫楊安澤的華裔候選人,提出了“每人每月發一千美元,以應對人工智能的挑戰”的競選核心主張,這個口號看似民粹,實際上,從本文的“AI對就業不可逆轉的改造”來看,楊安澤的思想可能是非常超前的,所以他支持者中相當一部分來自硅谷,包括艾隆?馬斯克。

每人每月發一筆,現在是一項臨時救濟,未來可能成為全民的“國民收入”,這個收入的基礎上,每個人都能通過“玩”而非正式的工作獲得更多的收入。

工作之所以會讓我們覺得無聊,一是因為其中或多或少有一個刻板重復的內容,讓我們了無生趣,二是因為為了在公司這一類極權的組織形態中生存,我們不得不放棄自己的一部分個性和生活習慣。

AI剛好在我們厭惡的這一部分工作中更有優勢,它在做刻板重復的工作時最有效率,而且沒有個性,不怕成為極權的奴隸,把這一部分工作剝離之后,很可能未來適合人類去做的工作,其形態會發生本質的變化。

這可能才是前面說到的“全社會總的勞動時間變少,但平均收入卻上升”的真正原因。

勞動將成為勞動者真正的權利,而非義務。

 

作者:人神共奮,公眾號:人神共奮(ID:tongyipaocha)

來源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039H9Xeqq-osvXQRwu1-hg

本文由 @人神共奮 授權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,未經作者許可,禁止轉載

題圖來自Unsplash,基于CC0協議

評論
歡迎留言討論~!
  1. 個人看法哈,不喜勿噴。
    大規模失業只是我們想象中發生的場景,我覺得更多的場景是逐步發生的過渡,舉個例子,弱人工智能替代司機工作,可實踐點在于5G提升了網速,定位技術更加精準。這是可以預見的,但是這項技術研發成功后,首先是成本問題怎么解決,一項新的技術發布,最初愿意嘗試的人肯定是鳳毛麟角,這使得企業沒法大規模量產,成本居高不下,勢必會造成只有一小部分人的起車被弱人工智能替代,而沒被替代的是大多數,而這部分人被迫轉業做其他工作,這是一個逐步替代的過程。
    所以文中提到的大變革,我覺得會發生但是不會發生的那么突然。會在他發生的過程中,逐步替代,所有行業的人群都會有一個緩沖期。我倒是覺得沒有必要那么恐慌。

    回復
    1. 是的,顆粒度不同,這個過程可能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,對我們來說時間足夠的,歷史上就是巨變。和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一樣

      回復
  2. 其實所謂的取代,我覺得是必然的,就算不出現AI,也會有新人取代舊人,時代進步,必須不停的學習,才能做到原地踏步

    回復
  3. 雖然看得似懂非懂的,但是感覺未來好像會是這個樣子。

    回復
11选五开奖武汉